人在,獭在!

Snow Leopards and Grassland
2019-12-11
说在前面:

水獭,作为曾经几乎占据了全球淡水及近海生态系统的顶级捕食者,在过去相当长的时间里并未受到其应有的关注(在国内)——或许对很多人来说,“水獭”这两个字远不如“嘤嘤怪”来的熟悉。当网络上随便就可以搜到宠物水獭、水獭卖萌的内容时,问题来了,水獭在中国还好吗?

12月15日(本周日)下午,由国内十余家非盈利/公益组织、科研机构、保护有关部门以及保护区等单位共同参与的《2019中国水獭调查与保护报告·意见征求稿》(后简称“水獭报告”)将在广州发布

在中国曾有三种水獭分布——世界上分布范围最广、已知栖息海拔最高的欧亚水獭(Eurasian Otter Lutra lutra),体型最小、集群生活并主食蟹类的亚洲小爪水獭(Asian Small-clawed Otter Aonyx cinereus),以及集群围捕鱼类、偏爱石质水滨的江獭(Smooth-coated Otter Lutrogale perspicillata)。而这三种水獭,也将是水獭报告的主角。今天我们就聊一聊其中的一位主角,也是山水近些年来一直关注的欧亚水獭。

 

?
夏日傍晚的玉树,在三江源渐暗的夜色中,广场随着阳光的褪去而逐渐喧闹起来。忽然,一个黑影从水中跃出,矫捷地钻到了河岸边的石缝中。动作很快,以至在人来人往的城市中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这是一座有着二十万人口的城镇,穿梭不息的人流似乎并未真正意识到它的存在;但对我而言,“欧亚水獭”,一种熟悉而又陌生的动物,就这样被我幸运地目击。
通天河边的欧亚水獭  图自/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獭,如小狗也,水居食鱼,从犬赖声”——对于水獭,《说文解字》解释如是。水獭,食肉目鼬科水獭亚科,全球共有13种,而在我国有其中3种的记录。其中,欧亚水獭作为全球所有水獭当中分布最广的,历史上在欧亚大陆甚至北非的大部分水域当中都可以见到它们的身影,也因此顺理成章地成为诸多传说和故事的主角。

01 “如小狗也”

欧亚水獭背部灰褐,腹部色白——一分为二的体色使得水獭很容易同其他与其同域分布的动物相区别。在体型上,欧亚水獭躯干长而浑圆,四肢短小,前足略大于后足,足趾间具蹼,这使它们在水中可以运动自如;在感知上,欧亚水獭听觉、视觉以及嗅觉都非常发达,这对于它们而言这无疑是生存的一大利好,但对于想偷偷一窥它生活的我们而言,则无疑是巨大的挑战——它们总会在被发现之前早早注意到我们这些不速之客,从而遁入水中,销声匿迹,只在石头上留下一滩洇开的水渍。
凝视镜头的欧亚水獭 图自/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几种水獭的形态对比,数据来源见图
作为完全适应水生生活的鼬科动物,欧亚水獭好动的特质同其远亲绝无二致。通过红外相机,我们得以一窥它的日常——在镜头下,欧亚水獭从未像雪豹等捕食者一样四平八稳,不慌不忙,相反,永远都在以快进的状态不停动作,就像同镜头后的我们存在时间上的偏差。这里闻闻,那里刨刨,快速而短暂的动作在长长身体的映衬下显得无比慌乱和紧促,就像一位临出发的旅客,在火车的汽笛声中寻找自己突然消失的钱包。
  “如小狗也”,古人千年前已了然。
欧亚水獭的足迹 摄/雪松

02 “水居食鱼”

昼伏夜出,傍水而居,从河流湿地到湖泊海洋,凡是有水的地方几乎都可以见到水獭的身影。相比其他种类的水獭,欧亚水獭社会性较弱,常独居,具有很强的领域性。雌性的欧亚水獭往往会独自占据一定的空间作为自己的领域——如果是河流当中,便通常是一定长度的河段——而几只(或许是亲缘关系较近的)雌性水獭,其各自领域则会在一起组成一个范围较大的复合领域,一同抵御外来个体。这样的状态,若通俗些来理解,类似于一个小区当中的几户别墅,平日各自独立,但若遇到不负责任的物业,还是会挺身而出站在一起。与雌性不同,雄性欧亚水獭在空间上往往会跨越几个雌性水獭的领域,而这样随性别而异的领域占有实际上可以在最大程度上保证它们繁衍的效率与成功。
欧亚水獭栖息环境 摄/雪松
欧亚水獭主食鱼类,百万年来的进化使得它们能够在水中轻松地捕捉到食物。对以垂钓为乐的人类同胞而言,湍急的水流绝非钓鱼的理想场所——而这一点水獭也熟谙于心。在我们对欧亚水獭进行野外调查时,从它的粪便以及食余等痕迹中可以清晰地分辨出,它们的“渔场”通常都在河流的转弯或洄水处,如此,鱼群无力地被裹挟在积聚的水流中,便成为水獭唾手可得的美食。但这里千万不要以为鱼类是欧亚水獭来说唯一的食物来源。在水獭的粪便当中,除去最为常见的鱼类残骸外,还记录到有小型的哺乳动物以及鸟类的骨骼,而或许正是因为水獭在食物上宽泛的选择,使得它能够在整个欧亚大陆的水域中都留下自己的足迹。
正在吃鱼的欧亚水獭  图自/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03 “从犬赖声”

关于水獭的声音,古人如上描述,但很遗憾,我从未听到过水獭的叫声。而且似乎从文献上看,欧亚水獭很少发出叫声。那么对于它们而言,个体间的交流是如何实现的呢?答案很简单,气味同大多数哺乳动物一样,气味是欧亚水獭间进行信息交流的主要方式。其实退一步想并不意外,毕竟不同于我们,水獭君并不会建立围栏圈起土地,边上再设标牌,写上“私人领地,非请莫入”,或是“今晚3点,河边大石下见”…而若达到此目的,留下气味便成了最为长效、持久和经济的交流方式。
对于水獭而言,留下气味的方式大致可分作两种,粪便和体味,而前者则是欧亚水獭个体间交流最为主要的方式。由于昼伏夜出,晨昏活动的习性,直到现在,人们对于欧亚水獭存在与否的判断绝大多数情况下都来自于其粪便的有无,而并非见到水獭本身——在英文中,欧亚水獭的粪便由于其独特的形状与气味,甚至作为一个单独的词汇存在,“Spraints”(来源于中古法语,意为“Squeeze out”,中文意即“挤出来的”——这很好地描绘了欧亚水獭粪便的形状)。
欧亚水獭的粪便 摄/雪松
欧亚水獭在排便时,是绝不会讲私密二字的,反之,它们的粪便常常会排在河道中最为显眼的石头上(要知道这可是它们留给同伴的重要信息!)。相较于粪便,体味的标记对于我们就更难以察觉——由于气味腺在趾间,因此在河边松软的沙滩上刨坑便成为了水獭留下气味的理想方式,但要知道,相比高高在上的粪便,随便一阵因风而起的波浪都有可能带走水獭君留下的重要口信。
正在通过刨坑留下气味的欧亚水獭 图自/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在野外调查时,每每走在水獭生活的河岸,看着遍布它们痕迹不断延伸向远方的河流,就好像看着一大块留言板,而它的上面记录着生活在这里的每一只水獭留下的信息——领地的标注,渔场的位置,个体的信息甚至身体的状况,但只能感慨自己太笨拙,看着写满字句的留言板,却怎样都不知在说些什么。

04 “水獭先生对不起啦,以后我们会好好保护你们生命的”

“东风解冻·蛰虫始振·鱼上冰·獭祭鱼·鸿雁来”,《礼记·月令》如是记载——两千多年前浪漫的古人是将“獭祭鱼”看做同“鸿雁来”对等的物候来标记时令的。而在今天,即便水獭在野外单纯的目击都足以成为新闻工作者炙手的选题。因获取毛皮而进行的捕杀偷猎,因渔业捕捞而造成的食物殆尽,因固化河岸而造成栖地丧失…种种原因导致过去几乎遍布全国的欧亚水獭现在只能以小种群的状态在个别几个人类干扰较小的地方苟延残喘,而上述一切的的背后都逃不脱人类的贪心和利欲。
镶着水獭皮的民族服饰 摄/雪松
每年五月的最后一个星期三是国际水獭日,是为了因皮毛而广遭屠戮的水獭在全世界设立的纪念日。在去年的这一天,来自年保玉则生态保护协会的扎西堪布说:“水獭先生对不起啦,以后我们会好好保护你们的生命的”。这是藏族人对过去捕杀的水獭做出的正式道歉,可是,亏欠水獭先生一句道歉的又何止他们呢?
欧亚水獭的张望 图自/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2019年4月,第十四届国际水獭研讨会在四川唐家河成功举办,作为水獭保护生物学的最高水平会议,本次会议的举办极大的激发了公众对于水獭的关注与热忱。终于,在2019年末时,由国内十余家非盈利/公益组织、科研机构、保护有关部门以及保护区等单位共同参与的《2019中国水獭调查与保护报告·意见征求稿》(后简称“水獭报告”)将在广州发布。
 

同一蓝天下

人獭无分别

前路长

共勉